搜索

在伦敦传记之后,这座城市的传记成群结队地出版

发布时间:2020-11-16 20:01:14

71岁的彼得·阿克罗德(PeterAkroid)肯定没有想到,他的伦敦传记在2016年由伊林出版社(YlinPublisherHouse)推出并出版后,在中国掀起了一股城市传记写作浪潮。2018年,伊林出版社率先推出叶兆言撰写的南京传记。此后,先后出现了张小说南京传、叶淑明的广州传、邱华东的北京传等。新兴出版社将一带一路倡议与城市传记相结合,推出了丝绸之路白城传系列。至今已出版上海传、深圳传、绍兴传、临清传、漳州传、湖州传、连云港传等。

对中国读者来说,阿克罗的伦敦传记意味着一种新的风格。它类似于传记,但它有一个巨大的时空跨度和无法控制的精神体积;它重叠在地方志,但内容更加多样和微妙;它是一种非虚构的历史写作,但它并不排斥生动的故事讲述者的语气。它以大量的神话史、档案文献、新闻、传说、小道消息、考古成果等为基础,但实质上是高度文学性的,它将作者对一个城市的观察、体验、情感和反思融为一体。

伦敦是我生活的伴侣,也是我想象中的风景,彼得·阿克鲁德说,观察家评论说:阿克鲁德是伦敦熟悉的导游。这部丰富的作品不仅是关于历史的,它还编织了作者对伦敦的灵感和感情。

现在出版的一堆城市传记有没有以一批同样令人兴奋的辉煌作品呈现给中国读者?不久前,在伊林出版社主办的城市文学写作论坛上,与会专家表示,目前出版的一些城市传记并没有脱离文化旅游书籍的刻板印象,甚至对研究报告和资料汇编产生了怀疑,这与阿克罗德创作的新风格相去甚远。

高级传媒人士胡红霞认为,不是每个城市都有足够的历史和故事可以传播,也不适合每一位作家写一座城市。城市传记是一座城市的精神历史、精神历史、观念史、生活方式演变史和所有这些历史,而不是建筑、变化、经济、风景等特殊历史。因此,有必要在城市传记的写作中找到城市的人文特征、个性特征和精神取向。

另一方面,中国作家在写城市传记时,仍然注重宏大的叙事,只涉及历史上的大人物,而不是城市的角落、裂缝、角落和裂缝,以及伦敦传记的笔触。高级出版人江涛也在城市文学写作论坛上提到,城市传记中的历史+文学的写作有利于探索丰富的民间意识和民间生活,只是弥补了传统历史写作中城市底层生活的差距。

事实上,只有十几个真正伟大的城市。我认为现在在每个城市写传记没有任何意义。邱华东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幸运的是,写这篇非虚构题材的小说家可能会更有趣,视野更独特,结构更独特,文学性也更强,这样才能更容易读懂,更有审美价值。

上海作家小白正计划写他自己的上海传记。他谦逊地说,没有远大的抱负,他不会通过写作挖掘上海文化或城市历史演变背后的深层动力,而这正是学院的学者们所做的。小白说,我认为我所要做的就是写好。

漂亮也许是城市传记中最简单的标准,也是最难达到的标准。

上一篇:大明1566年,嘉靖与海瑞的斗争,阴阳对峙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排行